• 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学霸从睡神开始 > 第0007章 李宽仁的必杀一击
        PS?#28023;?#20108;合一四千大章求收藏,求推荐!新书求施肥!)

        通过导航地图测量,从正宁村到星大高中的?#23548;?#36317;离刚好10公里。如果按照吴东岳巅峰时期的骑速,顶多八分钟,就能骑到。只不过时隔一年,再次骑上曾经心爱的山地车,他的速度明显有些力不从心。

        “码德!幸亏小爷提前了十分钟,不然今个非破了从未迟到的金身不可!”

        经过一路“哼哧哼哧”的狂蹬,二十分钟后,吴东岳坚持骑到了星大高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锁好车子,踩着早自习开始的铃声,冲向了位于三楼的教室。

        二十秒后,当吴东岳走到教室门口,突然感觉被人推了一把。一回头,只见动手的人竟然是沈飞。此刻他笑呵呵看着自己,意味深长道:“吴睡神,祝你今天好梦!”

        “神经病吧!”

        吴东岳扫了沈飞一眼,一把将人推开,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呦呵!吴泰山竟然这么猛!居然连沈大少都?#39029;?#35773;!”

        “王亮你这就错了!你觉得能进我们星大高中的人有一个简单的吗?”

        ?#20843;?#33487;你这话说的倒是没错!这下有好戏看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唉!泰山这次太自大了!恐怕要吃大亏啊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很好!先让你得意一阵!?#28982;嵊心?#21741;的时候!”

        沈飞怎么也没想到,吴东岳竟敢公然骂他神经病。

        此刻他虽然非常恼怒,但却并?#20174;?#21556;东岳继续纠缠。

        冷笑一声,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      当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,吴东岳眼中闪过一缕冷光,暗道:“我倒是小觑了这个沈飞!如今?#19968;?#27809;找他的麻?#24120;?#36825;小子竟然自?#21512;?#36339;了出来。这是欺负我没有背景吗?”

        经过NZT-48的洗礼,此时吴东岳冷静的可怕,思绪异常清晰。

        如今他是一点也不相信小说里的那种狗血情节。现实中像沈飞这样的豪门子弟可没一个是智障。既然他敢主动挑衅自己,那就说明他必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一旦出招,必然就是石破天惊!

        到时最坏的结果,无外乎自己被学校开除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沈?#19978;?#23558;自己踢出星大高中可不容?#31069;?br />
        如今他只能拿自己过去上课睡觉,和昨天当着老宋的面逃学两个破绽说事。其?#26143;?#32773;倒是?#23186;?#20915;,只需?#23454;?#30340;显露一下如今的实力,就能轻松过关。但是他如果选择拿逃学搞事,那就麻烦了!

        到时学校这边必然会有人替他站场。以他爹沈天的关系,请出校长赵尔超来质询也不是不可能!一旦让赵尔超介入这件事情,就算有老宋帮自己作证,恐怕也很难抹去这个破绽!

        “看来计划得提前了!

        不过在此之前,还得先渡过眼前这一关!”

        转念之间,吴东岳就理清了沈飞突然挑衅自己的前因后果。这次还得好好感谢一下沈飞的自大,正是因此,他才提前暴?#35835;恕暗着啤薄?#19981;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就算自?#21512;?#22312;智商飞起,也不一定能搞定人家一力降十会的致命一击。

        “泰山,要不要我帮忙?”

        张钰注意到沈飞的异常,起身让开,在吴东岳朝自己座位挪动的间隙,轻声?#23454;饋?br />
        “谢了,小金鱼!这件事情我自己就能处理!”

        吴东岳暗叹在这个世上,不是每个朋友,都能在你最危急的时刻,站到你身边!回过神,他笑着点?#35828;?#22836;,?#34507;到?#21516;桌张钰的这份心意记在心底。

        “那?#26657;?#20320;小心一点!沈飞那小子可阴着呢!”

        张钰见吴东岳自?#24597;?#28385;,也就没?#24615;?#22810;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沈飞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另一边,李婧听到沈飞的冷笑,心头突兀地蒙上了一层阴?#21834;?br />
        思绪飞转,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脑海,她惊呼道:“不好!沈飞准备拿昨天的事情攻击东岳!以他的性格,还有他家的关系,恐怕他已经将这件事情告到李宽仁那里去了!一旦让李宽仁介入,恐怕本来很小的一件事情,最后也能搞成惊天大案!

        他这是要致东岳于死地啊!

        不?#26657;?#25105;绝对不能让沈飞的阴谋得逞!”

        思及至此,她先写了一个小?#25945;酰?#21472;成千纸?#31069;?#25176;?#35828;?#32473;了吴东岳。

        而后朝班长王颖打了个报告,走出了教室。

        吴东岳收到?#25945;酰?#27880;意到李婧的动作,也没有多想。等他打开粉红色的千纸?#31069;?#21482;见纸上写着“东岳你要小心沈飞,他把你逃学的事情告诉李宽仁了!你现在最好去和宋老师提前说一声,让她有一个心理准备。另一边,?#19968;?#25214;一下赵叔叔(赵尔超),让他为你主持公道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?#23601;罰 ?br />
        看完之后,吴东岳莞尔一笑,心里暖暖的。与此同时,他从这张小?#25945;?#19978;,分析出了一条很关键的信息,沈飞?#20064;?#27784;天在星大高中最铁的关系,竟然是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,温文尔雅的教导主任——李宽仁。

        都说:物?#23731;?#32858;,人以群分!

        沈天是怎样的人,在星大高中待久了,自然会有所耳闻。

        能和沈天这个贪淫好色的?#26412;?#23376;搞到一起的人,多半自身也干净不到哪里去。

        当然凡事也没有绝对,此时吴东岳只?#21069;蛋导?#19979;李宽仁,对此人提高戒备。

        时间飞逝,一晃两节课过去,又到了做课间操的时间。伴着一首孙燕姿的《绿光》,星大高中三个年级总共九个班,共计450人汇集到校区内那座小操场里,以班级为单位,按照?#26377;?#25955;开站好。

        当音乐结束,正当众人习惯性的要开始《第八套广播体操》时,三个男人突然站上了主席台。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沈飞找来的李宽仁,以及吴东岳非常熟悉的赵德明,以及星大高中的学生都很讨厌的校长赵尔超。当然如果吴东岳仔细一点,就会发现在主席台边上,还站着一个戴着眼镜,身上?#31508;?#21051;刻都散发着一股知性、典?#29260;?#24687;的温婉女人。

        “吴东岳,这次就看你的造化了!反正我是无能为力了!”

        此时赵德明朝着高一二班的方向瞥了一眼,叹息一声,示意吴东岳自求多。

        吴东岳见此,心中凛然,深呼一口气,道:“好大的阵仗!沈飞倒是看得起我!没想到他为了搞我,竟然聚齐了星大高中的三大巨头!而且看这架势,恐怕沈天已经和赵德明打过招呼了。他这次准备的还真够充分的!”定了定神,他?#34507;到?#25106;备提升到了极致,心道:“如今只能见招拆招了!”

        下一刻,李宽仁拿着话筒,道:“现在通报一则处分结果,高一二班的吴东岳同学因为上课时间长期睡觉!昨天更是当着班主任的面逃学!他的这些行为已经对星大高中的优良学风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影响!经过学校领导的商议,一致决定开除此人……!”

        “呦呵!真有意思!现在高一的学弟都这么‘优秀’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!这个吴东岳有前途!”

        “真够刺激的!这一大早的,没想到竟然还能吃到这样的瓜!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吴东岳竟然搞得三大巨头一起出动,看来事情很不简单啊!”

        “也不知?#28010;?#32769;师怎么搞的?像这样的祸害,为什么要一直留着?”

        “老王你就留点口德吧!不管这孩子究竟犯了什么错,你总不能一棒子直接打死吧?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我去!这都能被我?#38706;裕?br />
        吴东岳竟然真要上主席台领‘大奖’!”

        “够了,王梓文!请闭上你那张乌鸦嘴!”

        张钰闻言,恶狠狠地瞪了王梓文一眼。

        怒火一烧,此刻他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。

        “不说就不说!好似谁愿意说似的!”

        一脸雀斑的王梓文见此,立马认怂,闭上了嘴巴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操场内,所有人都被李宽仁宣布的这个消息给惊得不轻。刹那间,九百多只眼睛都看向了高一二班这边,吴东岳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“很好!

        没想到李宽仁竟然将事情做得这么绝!

        这是要斩尽杀绝,让我永无翻身之日啊!

        既然你们都把事情做绝了,那就别怪我不按规矩来!”

        自从服用了NZT-48,吴东岳就没?#24615;?#25226;自己当成是孩子。成为“大人”之后,他坚信只有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,亮出自己的肌肉,打出自己的威风,才能让那些贪婪、狡诈的豺狼熄灭觊觎之念。

        “等等!”

        收回思绪,这边吴东岳还没站出来,?#22270;?#21254;匆赶来的宋倾鸿竟然冲上了主席台。此刻她强忍着怒火,道:“两位赵校长,还有李主?#21361;?#19981;知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?吴东岳究竟犯了什么错,竟然值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,当着全校师生的面,这样对待?”

        ?#20843;?#20542;鸿未免太偏袒这个学生了吧!

        只?#19978;?#22823;局已定,纵然你反对,也?#35851;?#19981;了这小子被开除的结局!”

        李宽仁?#20174;?#36807;来,冷冷道:?#20843;?#32769;师,你作为班主?#21361;?#25918;任这个学生天天上课睡觉也就算了!昨天他竟然当着你的面逃学,你为什么不拦下他?事情发生之后,你为什么不立刻上报学校?你们把星大高中的校规当成什么了?”

        一顿密集的炮轰之后,他犹自不满足,瞥了人群中的吴东岳一眼,又道:“还有,你就不怕他这样带头逃学,会带坏我们星大高中的风气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好你个李宽仁!好狠的心!你这是要彻底毁掉东岳啊!”

        事到如今,宋倾鸿也?#20174;?#20102;过来,再一看自始?#26519;?#37117;面无表情的赵尔超和赵德明,她的心瞬间跌入了谷?#31069;被?#25915;心下,胸口一阵剧烈的起伏。

        不过向?#25353;?#35823;”低头可不是她的风格。

        旋即,她做了一个深呼吸,迎着李宽仁冰冷的目光,解释道:“两位赵校长,吴东岳的?#39029;?#24050;经和我解释过了,昨天他们家真的有事!所以东岳并没有逃学!李主?#25105;?#19981;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这些‘风传’,竟然信以为真!作为教导主?#21361;?#31455;然不做任何调查,就武断的给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下结论,定罪?#26657;?#20182;到底是何居心?他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师德?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!这出戏越?#19995;?#31934;彩了!今天这一趟可算是?#35805;?#26469;!”

        ?#20843;?#35828;不是呢!没想到这个宋倾鸿竟然这么刚!

        她这是要正面怼死李莲英的节奏啊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!也不知道这个吴东岳究竟是何方神圣?

        竟然值得宋倾鸿这样卖力的袒护!”

        “行了!我们就安心看戏吧!

        接下来的戏码一定会更加精彩!”

        “就算这个吴东岳真的没有逃学,宋老师这样做也太鲁莽了!”

        “?#21069;。?#22905;这样做,就不怕两个校长和李主任下不来台,将事情弄得更糟吗?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李宽仁竟然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信息!

        这是准?#25954;?#20808;斩后奏吗?

        真以为背后站着沈天,就能对我指?#21482;?#33050;吗?”

        赵尔超听到这里,恍然大悟。

        于私,他虽然也不想看到李婧和吴东岳搅到一起。但是为公,作为一校之长,对于学生,他还是有着自己的底线。这样赤裸裸的陷害,他实在无法接受。收回思绪,他眯着眼睛,看着被宋倾鸿质问的哑口无言的李宽仁,?#25104;?#28176;渐黑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好你个宋倾鸿,你竟敢公然逼宫!真以为我拿你?#35805;?#27861;吗?”

        回过神,李宽仁阴声道:?#20843;?#32769;师,你就别再‘包庇’这个学生了!我手里可有昨天他逃学的完整视频。如果你非要跟我理论,那我就把昨天的视频放出来,让全校师生看一看!”

        “你!”

        刹那间,宋倾鸿想到吴东岳昨天那一句“老师你走光了!”,心中骤然一慌。这个世间有些事情本来很简单,但是一旦经过有心人的过度解读,这件事情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异变!

        此刻她哪里?#24187;?#30333;李宽仁打的主意,他这是准备炒作自己和吴东岳搞师生?#34507;。?#19968;旦这?#38382;悠当?#20844;布,经过他的加工,最后不仅吴东岳依旧会被开除,到时恐怕自己也要挨处分。想到这里,她的气?#24179;?#28176;弱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李宽仁!这个仇我记下了!

        等我渡过眼前这一劫,完事之后,我们在慢慢算总账!”

        吴东岳眼见宋倾鸿突然卡壳,?#25104;?#19968;白。心念电转,瞬间就明白了她的难处。此刻他不禁有些心疼这个平日里对学生总是孜孜不倦、和蔼可亲的?#26223;?#22899;人。定了定神,他自语道:?#20843;?#32769;师已经帮我足够多了!接下来,?#26790;页?#22330;了!”

        旋即,他阔步朝着主席台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东岳这是要干什么?

        你可千万不要干傻事啊!”

        李婧看到这里,一双白嫩的玉手攥成拳头,护在胸前,下意识的使劲跺了跺脚。此刻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中充满?#35828;?#24551;,隐隐可以看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    幸运农场夜场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