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全城热宠:许少,别玩火 > 第220章 钱女士
    心情不好的许景宸和林安安说了几句话,已?#24187;?#20102;最初的?#25346;幀?br />
        他见林安安仰躺的动作,想到?#35009;?#20284;的问了句:“你平时不是?#19981;?#36276;着吗?”

        林安安噘嘴道:“我倒是想趴着呢,不过趴?#36276;?#23450;会把暖水袋压爆的。”

        许景宸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她趴着怎么就会把暖水袋压爆了。

        仔细一想,忽然就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想来,是她亲戚来了。

        这么想着,他耳根微微泛起一丝红晕,好在林安?#35009;?#26377;注意到这一点。

        俩人又聊了一会儿天,许景宸看着许慎和钱簌簌从民政局出来,方才挂了视频电话。

        视频挂了之后,林安安在家里?#32842;?#30528;,自己之前的想法到?#23376;?#20960;分可能。

        许慎和钱簌簌去民政局,除非是去办事儿的。

        否则,就只有离婚一个可能。

        虽说有些不地道,但是林安安想着,如果许慎和钱簌簌真的离婚了,对她来说还是好事儿。

        钱簌簌对她多有不满,这个她一早就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们离婚,自己不用平白受气,这对她来说,是天大的好事儿。

        可是钱簌簌到底是许景宸的妈,许景宸爸妈离婚了,许景宸大概不会好受的。

        刚才视频的时候,她就发现许景宸兴致不高,好在之后看着好多了。

        但就是这样,林安安也能察觉到他低落的情绪。

        想着,她又给许景宸发了一条消息,约他有空一起吃个饭。

        许景宸挂了视频之后,就把手机放回?#36947;?#20102;,没有注意到林安安发来的短信。

        许慎和钱簌簌在今天,终于结束了困住他们这么多年的婚姻,也算是喜忧掺半。

        钱簌簌和许慎重新坐到车上,许慎做在副驾驶上,钱簌簌则是不甘情愿的挪到了后座。

        许景宸眼神在二人身上扫过,而后问道:“?#28909;?#31163;婚了,你们有?#35009;?#24819;法?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钱簌簌像是被点燃的炮仗似的,恍然开口:“我们离婚,赡养费你必须要给我!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话,许慎皱了皱眉:“我有说过不给你吗?你这么激动,不知道的人?#25346;?#20026;我是多亏待你。”

        钱簌簌对他的话嗤之以鼻:“你要是不亏待我,我能比现在年轻二十岁。”

        “年轻二十岁?我看你是在梦里还没醒呢吧?”

        离了婚,许慎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不少,看向钱簌簌?#35009;?#20102;往日?#25346;?#30340;感觉,倒是有心情和她顶嘴了。

        许景宸看着许慎和钱簌簌的表现,神情淡淡的,似乎无论发生?#35009;矗?#37117;和他没关系似的。

        钱簌簌见不得许慎嚣张,当即撒泼道:“我好歹伺候了你这么多年,又在许家蹉跎了将近三十年的光阴,怎么说你也要补偿我。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话,许慎反问:“你蹉跎光阴,难不成是我害的?#30475;?#19968;开始我就说过了,你想要离婚,随时都可以,是你死咬着不松口,现在还想赖我?”

        钱簌簌才不管自己有理没理,非要将自己想要的东西讨到手:“我不管是?#35009;?#21407;因,我们今天离婚了,你总要给我一个交代的,要不然?#19968;?#23601;赖着不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……”许慎指着钱簌簌,指尖哆嗦着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      许景宸看着钱簌簌得意的表情,淡淡开腔:“妈,有时候?#22763;?#32780;止远比?#20040;?#36827;尺来的讨喜,希望您能明白这一点。”

        钱簌簌“嘿”了一声,指着许景宸的鼻子骂:“许景宸你?#35009;?#24847;思?吃错药了是吧?别忘了我是你妈!哪儿?#24515;?#36825;样,成天撺掇着爸妈离婚的儿子?你到?#23376;?#27809;有把我这个十月怀胎生下你的女?#35828;?#22920;?!”

        面对钱簌簌炮仗似的反问,许景宸表现的很是淡定:“您是我妈,这一点我无法改变,但是……我是否从心里尊敬您,这却是要您自己争取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有些人,不过是靠着年纪,熬成的长辈。有些人,则是利用自己的?#20284;罰?#35753;人从心里折服。”

        许景宸说完,顿了顿,?#33145;?#21518;视镜看了钱簌簌一眼,沉声道:“我更希望您能成为后者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现在给你丢人了?”

        钱簌簌心中火大,指着他的鼻子就骂。

        许景宸淡淡道: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希望您不要多想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多想?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是我想不想就能解决的吗?”

        许景宸见状,淡淡开口:“?#28909;?#24744;有自知之明,景宸感到很是欣慰。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话,钱簌簌没忍住又炸了:“许景宸,你知不知道你在跟?#35009;?#20154;说话?”

        许慎忽然插话:“我认为景宸说的没错,要想得到别?#35828;?#23562;敬,首先就要做一个?#32454;?#30340;长辈,否则就算年龄摆在这里,也不过是被人在暗地里喊一声老不死的。”

        眼看着许慎和许景宸父子俩合起来挤兑她,钱簌簌快要被气死了: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可真是好样的!”

        许景宸看着她,淡淡道:“该说的道理我和您说过了,您是否愿意领悟,我无法干预。”

        他说完,便不再开口。

        之后一路回道许家别墅,?#30340;?#27668;氛都十分微妙。

        ?#35835;?#31163;婚证回到别墅,许如山还在他?#20146;?#20043;前的位置上坐着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他面前多了一份备份资料。

        许景宸一眼?#33151;?#20986;来,资料上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这一看,他就知道里面写的是?#35009;礎?br />
        微叹一声,许景宸没有说话,自古走到一旁坐下。

        原本他是不想将钱簌簌做的事情,捅到许如山面前来的。

        钱簌簌到底是他的生母,哪怕她做的事情不地道,他多少也要为她留下几分薄面的。

        但是许如山?#28909;?#25554;手了,他也?#20808;幻?#26377;干预的道理。

        无论结果怎么样,许景宸都不想管了。

        许慎宝贝似的将离婚证揣在心口的位置,那陶醉的模样,活像是刚娶了心爱的姑娘回家。

        看他那样,许如山叹了口气,没和他说?#35009;礎?br />
        他转头看向钱簌簌,见她面色不虞,就知道她这会儿还心有不甘。

        她心有不甘,许如山却没有帮忙买单的想法,当即指着面前的文件说道:“钱女士,婚离了,有些事情我想也是时候应?#20204;?#31639;一下了。”
    幸运农场夜场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