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万历驾到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杀敌有功
        天蓝海阔空气新,人人都是活**,这是后世的一个段子。

        虽然是一个段子,可是却表达了后世?#35828;?#19968;种期待,一种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期待。前面这一句很简单,说的是对环境,后面那一句说的就是人文建设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一点无论是在后世,还是在大明都很重要。

        朱翊钧的马车走在路上,一身粗布短衣的徐文长坐在车辕上,晃荡着双腿,?#31181;?#25343;着一个酒葫芦,怀里面揣着肉脯,喝一口酒,然后吃一口肉,怡然自得。

        看着这个老货的做派,朱翊钧很想一脚把他给踹下去。

        朱翊钧也明悟了一个道理,为什么老祖宗说做人别太高调,因为你高调了别人会嫉妒,然后害你。事实上这也不是高调?#35828;?#38382;题,毕竟我的东西也是合法来的,比如徐文长的肉脯。

        但是自己还是嫉妒的,想抢过来,甚至觉?#32654;?#36135;是在拉仇恨。

        正在朱翊钧摇晃着?#28304;?#29730;磨着肉脯和做?#35828;?#22823;道理的时候,前面忽然喧闹了起来。朱翊钧顿时一愣,对肉脯的怨念?#24067;?#23601;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兴奋。

        隐藏在身体里面的装逼之血,在这一刻觉醒了。

        身为?#23454;?#24494;服出巡,不搞点事情对得起自?#28023;?br />
        看看人家后世的清朝?#23454;郟?#19968;面微服私访,一面泡妞,顺带伸张正义,多好。在看看明朝的正德?#23454;郟?#20986;宫都是去强抢民女的。

        自己得给明朝?#23454;?#30340;正名,自己出宫也是伸张正义的,连妞都不泡。

        徐文长见朱翊钧一副感兴趣的样子,眯着眼睛也不开口,事实上这两年他对自己的生活非常的满意,这辈子从来?#36824;?#30340;这么顺心过。

        皇上贤明英武,朝廷政通人和,各种积弊一一革除。

        军队强大,勋贵自律,这已经是盛世将临海清河晏之势了。皇上的其他问题,比如现在这样的事情,徐文长根本就不在意。

        少年居于宫中,现在想出来玩一玩,挺正常的不是。

        很快派去打探消息的人就回来了,朱翊钧赶忙把人招呼了过来,根本就没让张鲸去传话,挥手示意打探消息的?#35828;拿?#31036;,朱翊钧连忙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情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回皇上,前面抓了一个偷马贼,当地百姓抓住的,好像给打死了,官府的人正在验看。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汇报,朱翊钧顿时来了兴趣,连忙说道:“走,咱们过去看看!”

        其他人自然不敢反对,全都跟着走了过去,等到朱翊钧走过去的时候,周围已经围了不少?#32902;恕?#22312;圈内,衙役带着刀不让大家靠的太近。

        一个身穿青色文官官服的男子正在询?#39318;?#20160;么,旁边有一个穿着公务员服色的人在记录。

        张鲸知道朱翊钧想看热闹,也就在旁边陪着,等到那名官员询问完毕,这才派人将他给叫了过来。自己家的这位皇爷,肯定不会是看看就完?#35828;摹?br />
        朱翊钧还真不是看看就完?#35828;模?#20182;想问问。

        见到张鲸的?#25165;牛?#26417;翊钧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,张鲸深得自己的心。

        这名官员也不知道面前的这?#33618;?#36731;人是谁,但是他却知道这位的身份不简单。笑着见过礼之后便站在了一边,等着朱翊钧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朱翊钧指着不远处停着的尸体问道。

        这名官员三十多岁的样子,身材有些清瘦,听到朱翊钧的问题,连忙说道:“回先生,这是一个盗马贼,这些日子在本地频繁盗马,惊?#27966;?#22823;。”

        “官府一直都在派人抓,只是没有抓到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昨天他又跑到刘家庄去盗马?#29615;?#29616;了,然后被刘家庄之人围追堵截,被刘家庄的刘老八一刀刺中了后心,当场毙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刘家庄的里正前来报官,下官就带着人过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朱翊钧点?#35828;?#22836;,然后说道:“可曾验看过尸体?”

        “回先生,已经验过了,他的身上有不少盗?#24616;?#20855;,也找到?#22235;?#20987;证人,已经确认了就是最近流窜到本地的盗马贼马三。”

        青年官员连忙答道。

        朱翊钧点?#35828;?#22836;,然后说道:“哪个是刘老八?在黑夜之中还能以刀中后心,了不得,好刀法,让我看看是谁。”

        刘老八很快就被带了过来,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。

        身材很健硕,黝黑的脸膛,粗壮的大手,看得出来是一个练家子。朱翊钧笑着点?#35828;?#22836;:“不错,不错,很好,以前从过军?”

        “小的在京营当过兵,是戚爷爷的兵!”刘老八憨笑着说道。

        朱翊钧恍然:“原来是京营的兵,怪不得伸手这么好,这么好的伸手怎么回家务农了?像你这样的老士卒,朝廷可都是给差事的,是有官员徇私枉法了额?”

        “可不是!”刘老?#32902;?#24537;摇头:“官府给?#25165;?#20102;,可是我老娘年纪大了,眼睛也瞎,我要在家里面照顾老娘,索性就没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朝廷给了我三十两银子,?#19968;?#23478;买房子置地娶婆娘,日子过得也挺好,皇恩浩荡啊!”

        刘老八说这话,周围的百姓则是一脸的艳羡,显然在他们看来,刘老八已经是人生赢家了。?#36824;?#22312;穷困的百姓之中,刘老?#35828;?#30830;是人生赢家了。

        当从军成为一条穷苦百姓的上升通道,那么大明就不会缺兵员。

        取消了军户制之后,百姓从军也不会被户籍限制,当兵有钱有粮,干得好还能升官,立功甚至可以转地方,好处很多,也不用担心影响子孙后代。

        现在每一次招兵,大家都是争着抢着去。

        听?#32902;?#32769;?#35828;?#35805;,朱翊钧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,然后转头对身边青年官员说道:“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,我就是闲着无聊问问。”

        青年官?#24330;?#35282;一抽抽,您是闲着问问,我这耽误事了。

        “回先生,没什么好处置的了,刘老八杀贼有功,按照咱们大明律,朝廷予以奖赏纹银二十五两。”青年官员脸上带着笑容的说道:“我?#21069;?#23608;体带回去销案就完了。”

        青年官员的潜台词很明白,要不是你,我们早走了。

        对于这种潜台词,朱翊钧的做法很简单,那就是没听出来,摆了摆手,朱翊钧直接说道:“那你去做事吧!”
    幸运农场夜场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