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龙抬头 > 1033 要变天了

    我就知道慕容青青没有背叛我,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太欣慰了,用力抱着慕容青青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抱慕容青青,我以为她会好好享受这个拥抱,结果她不安分地拱来拱去,我疑惑地问:“怎么啦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慕容青青说:“我看看今天是不是太阳?#28216;?#36793;出来了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一下给我乐得不轻,哈哈笑的同时,也松开了慕容青青,什么拥抱也不可能持续太久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慕容青青说道:“哎呀,这就完啦??#19968;?#27809;咂摸出滋味来呢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又张开双臂,说来吧,想抱多久抱多久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今天,我算是彻底放开了,感觉怎么着都没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和感恩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?#20431;?#20160;么,但我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说完,慕容青青又抱上来,在?#19968;?#37324;使劲蹭着,甚至在我脸上亲了一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擦擦自己的脸,说:“这就过分啦,超过普通朋友的界限啦!”我心里想,程依依和别人拥抱一下还好,被人亲一下我可受不了。但我?#38405;?#23481;青青的态度,确实比平时温柔了许多,因为她给我太多的惊喜了,让我不忍心对她严厉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是不知足的人。”慕容青青嘻嘻笑着,拉着我的手说:“走,我带你抓那个人去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慕容青青以前拉我的手,肯定被我第一时间甩脱,但是这次就没有了。我心里想,让她多开心一会儿吧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慕容青青领着我来到中院,一边走一边说:“金振华派来的那个人好像实力挺强,我怕大?#39029;?#20107;,把不相干的人都支走了,包括我爸!我估摸着,白狼叔叔应该足够对付他了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说着,我就看到院中站着个人,正是白狼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狼在慕容家做第一护院,算是兢兢业业,看到我进来了,立刻说道:“你小子怎么加入?#31508;?#38376;了,以前不是最讨厌?#31508;置怕穡?#19981;怕五行兄弟抓你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是另外一件事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苦笑着说:“这个就说来话长啦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狼早就退出?#31508;?#38376;,算是不在五行?#23567;?#36339;出三界外了,我不愿意说,他也不想听,直接说道:“行,那我陪你去抓战斧的人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们三人便一起朝着某个房间走去,那个房间是我原来住的地方,赵虎就在里面藏着。我也没和赵虎说这事,准备给他一个惊喜。白狼最先推开了门,赵虎本来在沙发上坐着,立刻跳了起来,接着就看到了我和慕容青青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浑身黑衣,脸上还蒙着布,他哪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本能地拔出骷髅斧来,但是白狼已经窜了上去,三下五除二就把赵虎给按住了,还拿出绳子将他绑了起来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狼那可是天阶下品的存在,比赵虎强出多少倍去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“嗷嗷”叫着,不断地说:“干什么、干什么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走过去,?#33080;?#22320;说:“金振华派你来杀我的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看看我,又看看白狼和慕容青青,显?#24187;?#30333;怎么回事了,又好气又好笑地说:“滚你丫的,有多远滚多远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好,我滚。”我站起来就往外走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急了:“哎,给我解开绳子啊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叫声爸爸,我就给你解开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儿子,你解不解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就不给你这个儿子解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不解拉倒,我自己解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一挣,绳子便从他的身上层层脱落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慕容青青和白狼也看呆了,谁都看得出来我俩像是朋友,哪有半点剑?#20116;?#24352;的样子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狼打了一个呵欠,?#38405;?#23481;青青说:“估计咱俩都被耍了,我?#28982;?#21435;睡啦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狼走了以后,慕容青青则目瞪口呆地说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则一把拉下赵虎脸上的?#21073;?#35828;你看看这是谁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慕容青青和赵虎虽然接触很少,但也不是没有见过,?#27604;?#19968;眼就认了出来:“啊……是你!”接着又疑惑地说: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便给慕容青青,原原本本把事说了一遍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?#27604;唬?#24403;着她的面,我肯定不会说自己曾有过杀她的心,而是说自己自始至终都相信她,只是和赵虎打赌,才来了这么一出。这叫做善意的谎言,我也不想伤慕容青青的心嘛,明知她听了不高兴还说,那是蠢货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好在赵虎也没拆我的台,只是拼命点头,表示确实有这么回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慕容青青则咯咯地笑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的笑容十分纯真,显然对我一丁点的怀疑都没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等笑完了,慕容青青才继续说:“这就有意思啦,金振华派?#27515;?#26432;小南王,殊不知派的人就是小南王。咱们这边好说,你们那边怎么交差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从刚才起,我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,现在已经有了基本雏形。我把二条叫了起来,和大?#30097;?#37327;着道:“反正金振华不知道?#39029;?#20160;么样,咱们随便弄个脑袋回去给他看,就说这是小南王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们和慕容青青一起作证,相信金振华不会怀疑的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样一来,我们就能做上黄山的老大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棒了,二条、赵虎和慕容青青立刻表示支持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说干就干,我立刻安排人送来一颗脑袋,而?#19968;?#26159;新鲜割下来的,直接去刑场拿。都是穷?#20934;?#24694;的罪犯,割起来一点都不内疚。把脑袋裹好了,在慕容家睡了一夜,第二天才出发去黄山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说起来我们几个也傻,完全忘记自己还被通缉的事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回可好,一下高速,就被苏南坡的人抓个正着,而且后备箱里还藏着一颗人头,简直人赃并获、罪加一等!不到半个小时,我们就被带到局?#27704;?#20102;,苏南坡都高兴坏了,这两天差点没有把他累死,几乎四十八小时没合眼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看到我们落网,苏南坡一蹦三尺高,立刻打电话通知金振华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就在黄山等我们的信儿,得到消息立刻赶到局?#27704;?#26469;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别提多兴奋了,凑到我们身前就问:“怎么样,搞定了吗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和赵虎点头,说搞定啦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那颗人头就在我们旁边,金振华立刻解开包裹,那是一个年轻人,也就二十出头,即便人都死了,还是一脸凶狠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特意挑的,肯定各方面都符合我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开心地说:“这就是小南王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点头说道:“如假包换!这是那个叫慕容青青的姑娘亲自领过来的,我们兄弟三个一起动手,分分钟就干掉他了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怎么都没想到我们能和慕容青青联合起来骗他,以为一切都在他掌握中,当即哈哈大笑,直夸我们太有本事,果?#24187;?#30475;错?#35828;?#31561;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南坡?#27604;?#37117;懵逼了,完全不知这是怎么回事,但以他的智商,?#27604;?#30475;得出来我们和金振华的关系不一般,所以站在一边没敢吭声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确实开心,翻来覆去把玩着那颗脑袋,喃喃地说:?#30333;?#31639;是报了仇,我有好多兄弟死在他的手上!这回好啦,小南王一死,没人能再阻止我进入江省了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净是白日做梦,竟然都想到侵略江省了,不如?#19978;?#30561;觉更快一点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讪笑着说:“金大哥,那我们几个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这才?#20174;?#36807;来,立刻回头对苏南坡说:“我跟你说,从今天起,他们几个就负责黄山的大小事务了,商业投资也会经由他们的手进入黄?#21073;?#36825;事你跟何培福说一下。还有,我弟弟金鹏的死,和他们几个无关,这事你也发个通告,早点让大家知道,还他们几个清白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南坡都惊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虽然苏南坡仍旧云里雾里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但以他职业的敏感程度,立刻隐隐地察觉到,黄山要变天了,而他除了配合,别无所能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南坡立刻说了声好,甚至敬了个礼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则收了脑袋,回头对我们说:“我?#28982;?#24208;州去,你们熟悉下黄山的事务,其他事情咱们回头再?#31119; ?br />    
        金振华离开以后,苏南坡来到我们身前,伸手帮我们解着手铐、脚镣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南坡的表情十分复杂,神se之间充满无奈,动作也慢吞吞的,像只蔫了的茄子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之前那批白货的事,就能看出苏南坡是个好人了,有时候只是身不由己罢了。现在,我们?#39621;?#26432;了金鹏,甚至带来一颗莫名其妙的脑袋,他都没法抓捕我们,不仅需要?#32972;?#25918;了我们,还得亲自撰写通告,证明我们清白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实在是太憋屈了,但他无话可说,谁让他没有勇气?#32431;?#21602;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虎和二条都是粗枝大叶,对这些事都无所?#21073;?#21453;而不断催促苏南坡手?#24597;?#21033;一点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只有我有点心疼他,因为我这一路走来,见识过太多身不由己的领导了,他们往往有着一腔热血和抱负,最终却不得不败给现实。看着苏南坡略显黯淡和灰暗的眼,我忍不住说道:?#20843;站鄭?#25105;们接手黄山后,别的不敢多说,但是白货,一定会禁止的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南坡很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我,确定我说得是真的后,他的眼睛亮了起来,甚至有些湿润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谢谢!”他很认真地说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t89297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


    幸运农场夜场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