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问道章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破局
        武宁郡。

        封君府邸内。

        这府邸还是初代武宁君所建,经过几代修葺扩张,庭院深深,规模宏大,几乎堪比王宫。

        门口,两队虎背熊腰的精兵站姿笔直,穿着厚重的铁甲,却没有丝毫吃力之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此乃武宁君祖传的精兵‘铁甲武卒’,经过历代精益求精,已经是天下有数的精兵,人数过五百,是武宁君手下最强之力,连楚王都忌惮不已。

        府邸内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戒备森严。

        到了内宅,却是一片祥和,兵甲极少。

        花园内种了一片梅树,此时到了盛开之季,暗香浮动,令人沉醉。

        一名英武青年,身穿?#30528;郟?#22836;上简单地扎着木冠,饶有兴致地采了一束梅花下来,于小亭内插花。

        他身材修长,眸如点漆,气度俨然,令人一见心?#37048;?br />
        此时白皙细腻的手掌如穿花蝴蝶,侍弄着花卉,就见他或摘或减,编织竹木,一个花篮就渐渐浮现,其上百花绽放,争奇斗艳,中有一梅,若从不同角度观看,就有不同的景色,实在蔚然奇趣。

        “来人!”

        年青人笑了笑,唤来厅外侍立的丫鬟。

        这丫鬟?#36824;?#21313;五六岁,穿着粉红棉袄,也有五六分颜色,此时只是低头,将仰慕之情尽数掩埋在心底,恭敬问着:“君上有何吩咐?”

        “将此花篮给夫人送去!”

        摘花之人,自然就是武宁君岳超了,此时吩咐着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这丫鬟立即捧着花?#28023;?#36808;着小碎步离开,行动之间竟然也颇有章法,显然有武功在身。

        若是外人以为武宁君内宅防御松懈,八成要狠狠吃个大亏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好雅兴!”

        这时,一名文士进来,三缕长须,相貌儒雅,正是军师诸葛忠,遥遥见着花?#28023;?#19981;由目露奇色:“花草树木皆有灵性,能采其灵机,令其长存不衰,主公这份修为,实在令属下佩服不已……”

        普通插花,存活者?#36824;?#19971;日,是为?#26448;?#33459;华。

        而岳超方才却是以神鬼莫测之手法,?#37319;?#29983;截取灵机,封存花篮之内,至少能维持一月以上,甚至若继续洒水,说不定还会生出根来。

        并?#36965;?#20182;还不是修道之人,而是纯以武功至此。

        这份眼力、感知、心性、都到了一个神而明之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“军师你就莫打趣我了,只是这些年修身养性,略有所得而已……”岳超笑了笑,脸上竟然还有红晕,仿佛一个羞涩的邻家大男孩。

        又命人上茶,就与诸葛忠在亭?#24189;?#22352;了。

        诸葛忠暗暗看去,只见主公面上晶莹生光,皮肤毛孔不存,一片光滑,心里又是大震:‘脱胎?#36824;牽?#36820;璞归真?’

        聊了几句,故意往武道修行上引着,岳超也就说了:“军师慧眼如炬,这却是我最近几日的领悟……龙虎龙虎,龙者精神,虎者肉身,所谓降龙伏虎,?#36824;?#35843;和阴阳,神与身合,形魄归一,渐生神力而已,算不得什么大神通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主公这说得……”诸葛忠苦笑一声:“若这还不算大神通,天下就无人可称神通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降龙伏虎,却不比道家内炼。

        道家入门自三花聚顶开始,接着五气朝元,内?#37117;?#36523;,阴神出现之后,就可内视损患修补,得着无漏道体。

        但这?#36824;?#33258;家往自家脸上贴金,说是无漏道体,实际上就是将普通?#35828;?#36523;躯练到极限罢了。

        兵家一重,军气灌体,肉身就突破了普通?#35828;?#26497;限,进入超凡层面。

        所以若近身相博,一个宗师就可杀掉数个未曾练武的无漏道体。

        而之后,练精兵、衍生军气神通,都是兵家如虎添翼的手段,到了第四重降龙伏虎的境界,则是在非凡的极限上再次突破,从而生得龙虎大力,举万斤数万斤巨石若等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这样的军将,若再配一副神甲,上了战场就是所向披?#36965;?#20160;么城墙城门,一锤就可轰开。

        纵然是大夏鼎盛之时,兵家四重也没有几个,每一个都可为方面军大帅,坐镇一方,任何牛鬼蛇神都要俯首。

        心中,顿生怒其不争之意。

        有着如此实力,居然只想着风花雪月,实在令人扼腕叹息。

        当下又委婉地劝谏了几句。

        岳超就笑:“人生五十年,譬如腐草之萤,朝生夕死,纵然道?#20197;?#31070;大成,也?#36824;?#21487;转一世,至多二百年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主公,这个请恕臣不能赞同!”

        诸葛忠立即反驳道:?#20843;?#28982;凡人不得长生,但若为一朝太祖,开得龙庭,光照阴曹,享得大福,却也不差了……再说,纵然世间无千年之朝,但若矫正时弊,与民休养生息,积蓄功德气运,纵然阳间灭亡,阴间龙庭也可得?#26377;?#25968;千年之资?#28014;?#20116;千年龙庭,比五十年如何?”

        这世对祖宗香火、还有?#31726;?#31085;祀都十分看重,并非无因。

        “神道?”岳超苦笑一声:“没了肉身,接受香火供奉之后的?#36965;?#36824;是我么?”

        神祗虽然能驻世长存,却与香火信仰息息相关,一旦没有,就是坐吃山空,数百年、上千年后自行消亡。

        而百姓香火愿力?#34074;?#27987;?#20063;?#26434;?没有肉身防御的神魂如何能支撑得住,不被污染?肯定会被慢慢改变!

        具体而言,就是随着信仰而移。

        比如一个神,纵然原本是男?#27169;?#20294;若祭祀之人认为她是女?#27169;?#20462;了神像神庙祭祀,那数十年,上百年之后,神明就真的变成女性形象了。

        这都不是秘密,因此纵然修道之人,不到没有其它活路的地步,都不想走神道。

        诸葛?#39029;聊?#21448;暗暗叹息。

        主公少年之时可不是这样,果然是中了青鸾困龙之局,不可?#22253;?#20102;么?

        事涉主公历代先祖陵墓,不得?#24066;恚?#32437;然请来道人,也是没有丝毫办法的。

        实际上,这事主公或多或少心中有数,只是无法挥慧剑,斩情丝,便一直下不了决断。

        一句话?#36947;矗?#23601;是放不下感情,害怕一旦破了风水之局,对于洛夫人就有折损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夫人……君上命小婢送来这花?#28023; ?br />
        寝室之内,之前的丫鬟走进行礼,将花篮轻轻放下。

        室内一面铜镜前端坐着一女,长发披肩,玉骨冰肌,正手持一柄碧玉梳子,漫不经心地梳头,闻言转过身,现出一张宜喜宜嗔的脸来,当真是倾国倾城,难怪岳超?#35805;?#27743;山爱美人。

        “花篮我收到了,很是?#19981;叮?#20320;下去吧!”

        “喏!”

        丫鬟有些奇怪,但还是退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夫人,您看主上多爱惜您啊,昨日才说梅花开得美,今?#31449;?#20146;自摘了,送进房来……”旁边一个伺候了多年的仆妇说着。

        在寻常,这种讨好的话,总能令夫人露出笑靥,但此时的洛姬,却是眉头紧锁:“我累了,你们下去,不?#26757;?#21648;,不许进来!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一?#20852;?#20505;之人行礼退下,还带上了房门。

        洛姬苦笑了下,望着花篮。

        这花篮香远益清,令整个房间都变得生机勃勃。

        她爱不释手,贪恋地注视着,几次伸手,却终是垂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心中,却是想到数日上香,见得的那个相士。

        ‘夫人面带?#19968;ǎ?#38738;鸾之气勃发,却有克夫之嫌……主夫君有大运而不得腾飞!’

        若只是这些,她倒也听惯了,当初以区区一个浣纱女的身份,被少君强行迎娶进门,就不知道多少人痛心疾首,骂她是‘妖女’、‘祸水’。

        但只要他?#19981;?#22905;,她也?#19981;?#20182;,一切就足够了。

        果然,婚后夫妻琴瑟和?#24120;?#21448;育有一子,却?#27493;?#28176;雍容,这些事就不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但相士接下来的话语,却是令她胆颤心惊,夜不能寐:‘若是太平之时,这倒也罢了,奈何逢着乱世,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!却有家破人亡之兆!’

        又道:“夫人若是不?#29275;?#33258;可问着别人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这种话,她?#27604;?#19981;会轻易相?#29275;?#22238;来后就暗中调查。

        结果却是真的。

        武宁君本来就养着一些风水术士,都是几代的家生子,家人田宅都在,气运相连,怎会骗人?

        “鹏儿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        想到日益成长的儿子,还有英明神武的夫君,洛姬两行泪就流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当下执笔,写了一封长?#29275;骸啊?#22974;身万死,却不能阻夫君大业,唯在阴曹地府,为夫君鹏儿祈福……”

        泪沾信笺,又抽出长剑,对着脖子一抽。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血珠溅落,洒于花篮之上,如红珍珠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同一时刻,隔着不远的奶妈,忽然见着小公子大哭不已。

        而正在小亭内煮茶的岳超,更是捂着心口,豁然站起。

        ?#38738;輳∵青輳?br />
        他?#20599;?#19968;跺?#29275;?#22320;板破碎,化为一道疾风,冲向洛姬所在房间。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房门破碎,现出其中血色。

        “啊啊!!!”

        没有多久,一声悲号传来,带着浓烈的伤情之意。

        诸葛忠听到这个,不由沉默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,他隐?#32487;?#21040;口风,却压了下来,瞒着主公。

        当下缓缓喝茶,只是想着:‘一切都是为了主公大业,纵然主公赐死,也是死得其所!’
    幸运农场夜场时间